当前位置:

第九章:不错的爹爹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叶冰血。”稚嫩清雅的声音,让男子双眸再次一亮,眼中有些不敢置信。

    “你姓叶?”男子再次出声问道,眉头微微皱起,神情已经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你认识我。或者说你认识我这双不同常人的紫眸。”冰血冷冷的看着男子,虽然是在询问,语气却十分的肯定。

    冰血十几年的杀手生活,早已让她学会了如何去观察一个人的情绪与神态,来清楚的了解对方的想法。

    男子从注意到自己的双眸时,就一直表现出反常的举动与神态,注意证明他知道些关于这双紫眸的事情。

    男子轻轻的靠在身后的墙壁上,静静的看着冰血,轻叹了一口气。墨色的双眸中带着对冰血的怜惜与懊悔。

    “能告诉你母亲的名字吗?”男子略显有气无力的问着冰血,脸上那淡淡的失落与惆怅让冰血十分的不解。

    “叶溪儿。”没有任何隐瞒,直觉告诉冰血,对于这个自己无意中捡回来的大叔,是可以信任的。他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冰血对于自己的直觉,从来都是相信的。而自己的这种对任何事物及其敏锐的直觉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在前世更是凭着这份敏锐的直觉躲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劫。

    冰血知道,只有让这位大叔完全相信并且确定自己就是他心里想的那个人,才能得到更多关于自己的秘密。所以她不会选择隐瞒什么。

    而这次,冰血的直觉再次向她证明了他的有效。

    当男子听到冰血嘴里的那个名字是,墨色双眸中的光芒更加旺盛。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再次爆发。双唇颤抖,直直的看着冰血。即使是冷漠如冰血,都被那灼热又诧异的目光看到后背发寒,有些毛了。

    “有事就说,别这么看着我。”冰血不满的皱起小眉头,声音更加的冰冷。

    男子身体再次一抖,这次不是激动的,是被冰血冻的。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那个娇娇弱弱的小女孩,男人疑惑过后,剩下的是更多的疼惜。

    “哎……孩子。你这些年多的一定很苦吧。”男子的语气中充满的懊悔与无奈。“我叫墨擎天,是你父亲和母亲的好朋友。跟你父亲更是生死之交的兄弟。按理说你还应该叫我一声义父呢。当年在你母亲还未怀你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以后他们有了孩子,也要叫我爹爹,认我当义父呢。”像是想到了过去的种种,那些难忘的快乐时光。墨擎天脸上扬起了一个幸福的笑容。那个笑容里面充满的温暖,暖到了冰血的心里,让她慢慢的收回了周身的寒气。

    听到了他语气里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词汇,竟然让冰血的心微微一痛:“我父亲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墨擎天慢慢的收回回忆,看向冰血,脸上挂满了慈爱:“孩子,记住你父亲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男子。他勇敢、坚持,重情重义、却恩怨分明。对待敌人他可以冷酷无情,不折手段。对待亲人,他可以舍命付出,不求回报。”

    听着墨擎天嘴里的父亲,冰血微微一笑,心里对于这个陌生的父亲给予了认可。

    不亏是她冰血的爹爹,跟她有着一样的性格呢,她喜欢。

    看着冰血的笑容,墨擎天微微的放下了提着的心,他很怕,眼前的这个孩子会因为自己遭遇的一切不平待遇而怨恨着自己的父母。他绝对不能让他心里最重要的两个人的孩子恨着他们。那么他们一定会很痛的,他怎么舍得呢。

    “冰血,你母亲她……”墨擎天想问那个人的事情,可是却怕听让自己无法面对的事情。他不会自己会不会崩溃。

    “我不知道娘亲去了哪里,三哥说在我一岁多的时候,娘亲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冰血看着墨擎天,声音还是充满着冰寒。可是墨擎天却可以清楚的听出那里面的无奈与失落。

    “离开了……”墨擎天的心咯噔一下,差点停止的跳动。他不敢想象那个人的去向,又或者说是出了哪些意外。他甚至什么都不敢去猜测。脑海中一片空白,脸色更是越来越难看。

    冰血不解的看着墨擎天,奇怪着那好像是自己的母亲,为何这奇怪大叔会一副死了娘的表情。不过心里生出了不忍。从墨擎天的一言一语,冰血都可以看出他是真心疼爱自己的。真的将自己当成了他的孩子,而且对自己的父母更是真心相待,生死相交。

    而冰血的心里早已认可的眼前的人,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还很短,但是缘分就是这么奇怪,不需要任何理由。既然认可了,那么从此时起,墨擎天就是冰血将要守护的人。

    “娘亲离开必定是无奈之举。冰血相信娘亲不会有事,一定是在某个地方努力着。所以冰血也会努力,绝对不会放一丝希望。终有一天冰血会将娘亲毫发无损的接回来。”

    墨擎天看着一脸坚决的小冰血,那稚嫩中带着冰冷的话语一直在耳边缠绕。

    即使面前的小女孩只有五岁,即使面前的小女孩连魔法都还没有觉醒的普通人。但是墨擎天可以毫不怀疑的相信,她可以做到她说过的一切。

    因为她是他们的孩子啊。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