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章:捡到位大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阳光明媚的夏季,清风带着淡淡的花香飘过,期间还夹杂着淡淡的青草的清新。到处是耸立的大树,阳光透着繁茂的枝叶照耀在大地之上,偶尔传出不知名的鸟叫声,给这寂静的森林添加了一丝活力。

    清可见底的河流,缓缓的向下游流淌,生生不息。

    冰血愣愣的看着水中的倒影,僵硬的抬起双手,轻柔的摸着脏兮兮的小脸,眼中透着惊讶与惊艳。仿佛是不信般,揉了揉脸颊,看着河流中那张陌生的小脸做着同样的动作。终于确定了这张不同常人的娇颜真的是自己的。

    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浓密的长发早已失去了它原有的光泽与色彩,用一条黑色丝带随意的扎在脑后,只能透着阳光看到那淡淡的蓝色光彩。娇小稚嫩的小脸呈现着营养不良的蜡黄色,脸颊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泛着红光。最让她诧异的是那双紫色的双眸,明亮晶莹、冰冷如霜带着妖艳邪魅的邪光,却又不失纯真娇,艳。多么矛盾的一双紫眸,却又那么的让人惊艳。那是一双让人无法忘记的一双紫眸,如同天上最明亮的繁星,让人看了第一眼就无法移开双眼。

    为何自己会有一双这样异于常人的紫眸,书上不是说这个世界上的人,有红眸、蓝眸、墨眸、黑眸,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紫眸的,难道自己的魔兽。也不对啊,哪有这么废材的魔兽。

    叶冰城说她娘是叶家现任家主小女儿,名唤叶溪儿,母亲早在她出生的第二年就无故失踪,父亲是谁更是没有人知道。而母亲是少有的蓝眸、蓝发。难道自己的紫眸是遗传的父亲?

    憋了憋嘴,不再多想其他,反正自己已经接收了这个身体的全部,那么这个神秘的身世,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去亲自解开这里面的一切谜团,并且找到母亲。

    印象中,母亲总是用那双充满温柔溺爱的双眸看着自己,温暖的怀抱,温柔的双手,轻声细语的唱着歌谣哄自己入睡。

    叶冰城说,母亲一定是迫不得已才会离开自己的,她也坚信着,拥有那样一双温柔双眸的母亲,绝对不会将自己抛弃的。所以她一定会寻回母亲。她前世冰冷无情,看尽天下沧桑,除了玄,她不去在乎任何人和事。却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有多么渴望父母亲的温暖怀抱,多么渴望那份有家的亲情。

    所以,她不管多难,多危险都要寻回母亲。这也是支持她不断变强的信念之一。

    “母亲,等着我。孩儿一定会找到你,保护你。”

    看着那双紫眸,淡淡的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肤色暗淡,却仍然可以看出她的绝色娇颜。

    缓缓的走下河流,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右手仍然握着腰间的匕首。在灵兽横行的后山,谁知道这河流里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一个水系灵兽。母亲和玄还没有找到,身世之谜还没有解开,她绝对不可以死。

    靠着岸边,找到了一个对于自己最有利的位置,蹲下身体,让水流自然的冲刷着娇弱的身体。冰血没有将衣物脱下,一来这样可以顺便洗洗这仅有的一身衣裤,二来这样让自己会有些安全感。

    左手轻轻的捧起一手清水,洗洗那脏的快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小脸,刚刚因为带着重力石跑步,可是摔了无数跤。

    突然……冰血猛的抬起头,看向河流上游,右手瞬间抽出腰间匕首,身体向后弓起,左脚抬起盯住身后岩石,双眼微眯,一双紫眸泛着冰冷的杀气。

    作为杀手的她,对血腥是极为敏感的。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她灵敏的鼻子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随着河水的流逝,血腥味越来越浓。甚至可以看到清澈的河水带着淡淡的血红向下流淌。

    接着冰血就看到了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人,整个身子漂浮在河流中,看身形应该是一位男子,身下的河水已经被染成了红色,即使昏迷,仍然紧紧的抱着手中的一根木头。可见他的求生**是多么的强烈。

    善良早已被撒旦收走当点心的冰血,竟然鬼使神差的向那男子走去。用力的抓住那根木头,使得这人停止了向下游漂流。探了探鼻息,竟然还有活着。

    “看在你跟我一样拥有着一个顽强的心的份上,我救你一回,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也不管男子是否听得见自己的话,既然决定了救,那么即使是阎王也别想改变自己的决定。

    利用水的浮力,轻松的将男人向岸边推去。看着被自己粗鲁的推上岸的男人,坐在男子身边的冰血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无奈的叹了口,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她刚刚竟然忘记了,自己现在这幅小身板跟眼前着高大壮实的男人之间有着多大的差距。

    快速的在男子身上的几个大穴点了几下,终于止住了血,不然还没等自己将他拖回小院,他就自己流血身亡了。

    “这男人是不是属小强的,留了这么多血竟然没死。”冰血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惊奇与遗憾。

    对……就是遗憾。

    如何这个男子此时是清醒的话,估计会被冰血这带有丝丝遗憾的口气给气的再次出血,当然这血是吐出来的。

    估计也会对天悲愤的呐喊:“我没死,还不行啊。你到底是救我还是怎样啊……”

    冰血摇了摇头,瞬间摆出那招牌似的的面瘫脸,将那些重力石挂在身上,这东西可以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可不能丢在这里。再用那可怜的小身板将男人大半个身子挂在自己后背。使出吃奶的力气向自己的小院走去。

    也不知道男子身上的衣裤是用什么做的,双腿托在地上,竟然没有一丝的挂伤,也多亏了这神奇的衣裤,不然男子醒来后绝对会为这多出来的伤痛而欲哭无泪。

    “碰”身体狠狠撞击地面的声音。

    “额……”很明显,这声稚嫩中带着冰冷的闷哼是冰血发出了。

    由于身上的重量是来的时候的多倍,冰血已经满脸通红,满头是汗了。而且再次投入到了每走几步就与大地亲密接触的事业中,并且比来时频繁的多。

    “大叔,乃肿么可以这么重。虐待儿童啊有木有!我擦勒个去!”

    许是冰血深处悲痛交加太过郁闷了。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火热。不过冰血还没有发现,这次的重生,已经让她慢慢的有了改变。双眸深处不再是冰冷无情,不再是只有黑白或者血色的光芒,添加了很多以前没有过的真实色彩。

    又或者说慢慢有了正常人的活力,慢慢的像个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