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章:坚定的信念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今早天空刚刚蒙蒙亮时,清晨的冷风从那破旧且摇摇欲坠的窗户吹进了昏暗的房间内。突来的凉意让睡梦中的冰血缓缓的睁开了一双冰冷如霜且毫无情绪的双眸,即使是刚刚醒过来,冰血仍然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外泄。多年的杀手生涯,早已让冰血养成了将一切情绪埋藏在最深处,即使是作为心灵窗户的双眸仍然让外人无法读出那最深处的意义。

    从床上的另一角落翻出了一件略微干净的黑色短衫劲裤,穿上一双鞋底早已磨平的黑色短靴。虽然看起来已经很破旧,但还算干净。随便吃了些冰城昨晚送来的点心,便在手脚四肢上绑上了重力石,腰间垮了一把在叶冰城哪里要来的黑铁石匕首。顺着后山边缘地带跑了起来。

    即使没有修炼魔法的灵脉,也没有修炼战士的灵根。但这些也无法阻止得了冰血要变强的决心。

    无法聚集元素修炼魔法,无法聚集斗气修炼武技。那么我可以选择拥有一副强健的体魄,轻盈柔韧的身体。来将前世的那些暗杀技巧,轻功古武重新练起来。

    前世从五岁便被组织从大街上捡回去,直接丢到了一个暗无天日的荒岛上进行着地狱般的魔鬼训练,刚去的第三天便被关到了一个昏暗的房间,凭着五岁的身体,一把匕首与一头饿了三天的凶狼进行生死搏斗。两年后的一天冰血再次被丢到了一个房间内,仍然是一把匕首,她残杀了一个体型是自己两倍有余的中年男子。那是她第一次杀人。仅凭着一股永不服输的精神,咬着那一定要活下去的信念。

    十年的时间冰血将三十八般兵器,各门各派的古武,暗杀绝技以及各个行业那些乱七八糟的都学了个透,成为了道上所有人都认可的完美杀手。更是以无一失败的成绩成为了杀手界传奇。

    这一切凭的就是这一股坚定不怕,永不服输的精神和那要活下去的信念。

    即使没有一副强者的身体,那么就必有有一颗强者的心。

    所以她不会因为现在的废材身体,所处的环境就自暴自弃。如果连自己都放弃自己,自己都不再去努力,那么如何可以得到其他人的认可,如何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一味的指望着别人的给予,甚至是施舍,那么……抱歉,我冰血宁愿站着死,绝不坐着生。所以她决不放弃,没有魔法、没有斗气又将如何。她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将自己的价值放到最大限度。如何真的有一天被杀了话,那么只能说自己技不如人,这是个强者的天下,所以想要成为一名强者,一名走上巅峰的绝对强者,那么就只能咬着牙,含着血向上爬。不管遇到多少阻碍,不管遇到多少危险,都要一一去克服。这样,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将永远不会有悔恨。

    冰血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一个人,在她的字典里,就根本从来没有过放弃这两个字。没试过怎会知道不可能,没走过,怎会知道这条路不通。前世怎么养苦没有受过,前世什么样的罪没有吃过,今生即使天不如人意,那么就去付出比其他人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双手大力挥动,脚下踏着沉重的步伐,艰难的向山坡上跑着。因为这幅身体实在是太过瘦弱,带着这些超负荷的重力石,双臂每挥动一次,双脚每踏出一步都是万分的艰难。但冰血那双晶莹的双眸中却闪烁着坚定的莹光,即使浑身疼痛,呼吸困难,仍然面无表情的努力着。在大多数孩童这个时候仍然在睡梦中时,冰血却凭着坚定、不服输的信念,在做着常人无法做到的体能训练。

    即使这样,冰血每跑一步,都按着最有利的地势在进行着。作为长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杀手,不管在任何行情况下,对待四周的一切都会保持着最有利的地理位置,用最精明的感官感受着四周可能出现的任何危险。

    听叶冰城说过,这后山是家族对于后辈历练的地方,连接着魔兽横行的魔兽森林。时常会有些低阶的灵兽出没。

    冰血是很有自知自明的,虽然她狂傲,但绝不自大。

    她清楚的明白,对于现在的自己,就是随便出来个低阶灵兽,都会有一场拼死的决斗。这个世界的灵兽,哪怕是一头最低阶的山地野猪都是带有天生的属性元素攻击能力。绝对不是地球上那些只有蛮力,横冲直撞的野猪。

    最重要的是,有很多低阶灵兽很喜欢成群结队或者两三只结伴而行,对于现在的自己,遇到了,就只有逃命的份了。

    冰血一直秉持着一个原则,打不过就跑,等有实力时,必将卷土重来,找回场子。绝对不会没有脑子的去拿命拼搏,明知道不敌,却还是横冲直撞的冲上前去,那是鲁莽。

    不过,往往事情总是存在着例外。而冰血原则当中的例外,就是她的逆鳞。而她前世的逆鳞唯有玄,为了玄,她可以不顾一切,那怕付出生命,都要将伤害玄的人杀之。

    这一世,同样如此。不过现在的她,逆鳞当中多了一个人,那就是疼她如宝的叶冰城。

    龙有逆鳞,处之则死。

    这就是冰血的原则。

    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心中的人一生安康,所以她必须强大,强大到为了他们挡除一切危机。

    顺着后山外围,一步一步的跑了大半圈,头脑已经因为超负荷的锻炼而缺氧,导致头脑有了发晕的状态,瘦小的四肢出现了发抖的现象。

    做着大口大口的深呼吸,慢慢的走到一个苍天巨树下,背靠着树干,右手自然而然的握住腰际的匕首,保持最佳攻击状态,耳听八方,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受到攻击的方向。这种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早已随着十几年的厮杀,融入骨髓。

    身上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浸透,一身的狼狈却没有让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折损一分。耳边传来淡淡的水流声,抬起头看向前面不远处,再次低头看了看身上狼狈的衣物,闻着因为长久没有洗澡而传出的异味,素来喜爱干净的冰血,此时脸上虽然仍然面无表情,但那双晶莹的双眸中出现了冰冷以外的一丝情绪。

    厌恶……

    微微皱了皱眉头,向着水流声走去。

    当冰血来到那清澈见底,翻着淡淡清水香的河流边,卸下四肢上的重力石。突然想到,她好像还没有看过自己现在的样子,即使冰冷如冰血,从来不重要外表的她,这个时候竟然升起来一丝的好奇。

    向前走了两步,低头看向水中的倒影。

    额……呆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